公海贵宾会员检测中心

赏析《庄子·濠梁观鱼》背后的意义

  本报讯(龙华新闻记者 袁春燕)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近日,龙华区文化品牌“对话大家”栏目邀请了深圳大学原校长兼深大师范学院院长、深圳大学教授、全国优秀教师章必功做客龙华,主讲《庄子·濠梁观鱼》的故事以及背后的意义。

  讲座开始之际,章必功从猫和鱼两个故事切入,引起了读者的兴趣。猫被装在一个带有毒气机关的盒子里,在不打开盒子的状态下,如何判断猫的状态是死还是活?这是科学界著名的薛定谔的猫。对于这个猫的状态,薛定谔下的结论是,在不打开盒子的情况下,猫呈现死活叠加的状态。“这是一个物理问题,但是却用了逻辑思维来解决。”章必功说。

  鱼的故事,则从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的故事展开。《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》一文仅106个字,但是小文章讲的是大问题,许多人仅仅只看到了庄子与惠子的辩论,却不知道在辩论的背后隐藏的意义。

  对于两者辩论,章必功认为庄子的辩论是正确的,究其原因,章必功认为惠子的辩论存在两个问题:一是把鱼的精神混同于猫的死活问题,即把审美问题混同于物理问题;二是用解决物理问题的方法来解决审美问题。

  “鱼的快乐是审美问题,庄子移情于物,在濠水之上看到了鱼自由自在的形象,得知鱼的快乐,这恰好与他的《逍遥游》的思想主张契合,恰恰是个体生命追求的最大的快乐——自由、自在。”

  “该文给出了认知世界和审美两种启示。”认知世界又分为格物致知和审美致意。前者在于认识世界,后者是理解世界的方式。章必功如是说。

上一篇:北极冰盖面积接近历史最小值

下一篇:没有了